Because <創作者>​​

參加計劃前:

還未參加活動前,我時常受情緒困擾,覺得煩燥及壓力大。對於學業及校內事務感到煩燥不安,生活凌亂,對待自己亦是以負面看法為主。與男朋友的關係不穩定時,安全感很低,因此情緒常常起伏不定。甚至,有時與男朋友爭執後,會出現「很憎恨自己」的想法,以「界刂」手的方法去發洩情緒。每次傷害自己去發洩情緒後,都會感到後悔,回頭看都會覺得自己很傻。我嘗試抑壓自己,強行去忘記不愉快的事,但情緒低落得幾乎連飯都吃不下。我也知道自己很傻,不懂得找合適的對象傾訴。但就算有朋友願意聆聽,他們都不明白我當時的感受,只勸我放棄這段關係。所以在參加小組前我覺得自己是一個孤單的人,沒有人真正走進我的世界,明白自己所重視的人及事。

創意藝術治療歷程:

在創意藝術治療小組及個別面談中,透過活動接觸了內在的情緒世界,我可以從創作中盡情地表達情緒。我感覺到自由及輕鬆,情緒可以安全地在別人面前流露,無論痛哭、發狂、傻笑都可以被全然接納。

在創作的歷程中,我覺察了內在被壓抑的情緒,同時創作還會給我新的洞見。於小組第五節當日,我因與朋友吵架而感到難過。該節創作的身體地圖,我以不同顏色去表達覺察到的感受:紅色代表熱情、溫暖的感覺;藍色代表感到傷心及孤獨。創作過程中,當我看到水彩的不同顏色漸漸融合,好像在提醒我不要再執著於一件事,要把不同情緒好好圓融。我將創作命名為《改變》,寄意自己從創作中發現的感悟可以帶進生活中,鼓勵自己慢慢去成長、改變。

小組最後一節的主題是回顧及給自己的鼓舞。在回顧的歷程中,我想起了小時候婆婆所種的花,勾起了對婆婆的懷念。我在相架的正中寫上了「Remember」這個英文字,因為它提醒了我「自己並不是孤單的,要記得有很多重要的人會鼓勵你、支持你,所以要永不放棄。」。

在小組以外的身心靈情緒健康支援計劃中,還記得黎姑娘邀請我創作自畫像,因為那段時間的我感到很傷心,所以在畫紙上畫了自己後,同時在左下角畫了一朵玫瑰花來代表自己。花的鮮紅象徵着我的快樂喜悅,因此花開得很美。但同時玫瑰亦會有刺,代表有我的愁緒,那是憤怒和傷心的情緒。寓意是人總會有不快樂的時候,就像玫瑰與刺是共生的,本為一體。

參與計劃後的語錄:

當我能夠分享自己的每一個創作時,導師及組員的聆聽及明白,亦令我一步步從孤獨的地方逃出來。我亦發現自己變得樂觀,能積極去面對與男朋友的相處問題。特別在個案面談中,漸漸懂得欣賞及愛惜自己,不再以傷害自己的方法去發洩情緒,因為我知道身邊有家人、朋友會為此心痛。

我愛Because,因為我已懂得改變自己。

作品分享:

《自畫像創作—我是一朵玫瑰,很美,同時有刺》

《身體地圖—改變》

《相架創作—懷念》

Hello!我是,寓意螢火蟲的光,能於漆黑中散發一絲光芒,希望藉著是次分享,能喚起大家一份關注。我很榮幸能參與這個有意義的活動,讓我獲益良多,也很感謝梁姑娘這一年來的關心和照料,要是沒有這個計劃和梁姑娘,恐怕我現在還是一個飽受情緒困擾的女生。好吧,長話短說,接下來的將會說我參加這計劃的前後狀態對比和感悟。

參加計劃前:

或許是我小學時被欺凌的關係吧,我的性格比較自卑,沒有安全感和追求完美,尤其是在學業方面。我在學習上有點神經質,老師的一點點批評也足以令我淚意盈盈了,我對學習上的小錯誤持「零容忍」的態度,只要少許錯誤便會狠狠地罵自己好幾天。因為我害怕若自己連「成績好」這個僅餘的優點也沒了,同學老師們便不會再喜歡我了,他們會像小學時的老師般欺凌我、侮辱我。但是,在別人眼中 (包括我的父母),我是一個自信、樂觀、活潑的普通女孩。

他們沒有發現我的問題,連我自己也沒有,我一直以為自己是一個比較緊張的人,想不到我錯了,我的緊張程度早以遠超正常範圍,壓力所帶來的偏頭痛、胃病,一直被我忽略了。我一直這樣生活着,直到我外公去世為止。

中三時,我最愛的人「外公」因為患癌去世了。從此,我的世界只剩一片死灰。積存良久的壓抑一下子爆發出來了,我整天皆在哭,不能控制它。有時候,同學無意中的一句批評,也足以讓我哭一整天。這樣的情況維持了三個月,到最後,我連睡覺時也在哭,哭醒了後又哭睡了,好幾個禮拜也不能睡一個好覺。這時候,我知道自己的情緒出問題,便找了駐校社工李姑娘幫忙。

我的心情常如過山車般高低起伏。有時候,我會莫名地興奮,待人接物會異常地熱情,即使是陌生人我也會親密地蹭上去,隨便搭訕;或會不由自主地煩着人別人,不管是什麼話題也會搭話,好讓自己的熱情得以發洩。有時候,我也會經歷超級沮喪期,我的心情處於谷底,我用盡全力和情緒掉頭,每一分每一秒我皆在和悲觀這頭妖怪打架。所以,在超級沮喪期中,我會把自己隱藏起來,把自己擠進一個幽暗發臭的角落裡,把自己完全封鎖起來。

緣起 

我在學校社工的推薦下參加了創意藝術工作坊,幾天後,梁姑娘親自到學校與我見面,問我對這次活動的意見和感想。梁姑娘告訴我她正在籌備一個表達藝術治療的校內小組,內容包括很多藝術媒體的創作,只會邀請7-8位學員參加,而且時間將定在星期五放學後。話畢,我心動了。說實話,坊間一個這樣的療程,一節課基本上要幾百元,現在我可以免費享用這個寶貴的療程,而且還有專人貼心跟進。更重要的是,我有個能治好我的情緒困擾、改變現況的機會,何樂而不為呢?於是,我成為了小組的一員。

小組過程

第一堂我們主要是自我介紹和簽下安全協定,讓小組裡的成員各自寫下對對方的要求,然後要求對方簽名來落實。其中一條是不許把別人的秘密說出去!這樣的條款目的就是營造一個安全的環境,讓我們能安心發洩情緒,不用擔心會不會讓別人知道我的私隱。或許是簽了這個安全協議的原因吧,莫名地,我們變得十分親近,連一些平常我看不順眼的女孩們也變得順眼了。那些在老師眼中的反叛女孩,更是安靜地聽著我們的分享,或是含蓄地表達她們的感受或鼓勵的話,或許這就是安全協議的magic power 吧。

在創作的過程中,梁姑娘會提供不同的藝術媒介和素材讓我們進行創作,例如:樂器、米黏土、畫紙等。有時候,我們會創作一首屬於自己的門鈴聲;有時候,我們會創造屬於自己的詩歌;有時候,我們會創作「自己」。「自己」這個課題是我最喜歡的 ,因為我創作了自己最喜歡的作品,而且更瞭解自己。

這是我最喜歡的作品 — <<自己>>  

 

我是一朵華麗的牡丹花,我擁有華麗、艷俗、獨特的外表。

我雖然柔弱但絕不妥協;

即使別人認為我很俗,但我依然認為自己是最美麗的。

我,有我獨特的美。

我,是這樣的牡丹,不完美但足以自豪。

牡丹花是中國唐朝的國花,它象徵著富貴、艷俗。我很喜歡它的清高、正直 (它的腰很直,不會像怕羞草一樣彎彎的)。它的美是囂張,但同樣十分真摯。我亦十分喜歡它的紅,純粹的紅,以及它的多變。即使被人誤解很脆弱,它都無懼風雨,勇敢地開花,努力地大放光彩。對於我來說,它的意義是即使經歷過多災多難,無論風雨、血腥、泥土的背叛及傷害,但最後都能開出一朵很美的牡丹。你有你的獨特的美,不用介意別人的目光。做自己,就是對自己最好的方法。

當我創作這個作品時,我正和家人因學業問題而吵架,整天的心情十分糟糕,創作時仍在落淚。但當我把一片一片的花瓣黏合起來的時候,我感到無比的寧靜。我沉醉於創作,創作也治療著我的創傷。當時,我正在想:究竟誰對?誰錯?但最後我發現重要的不是去找對與錯,而是大家的出發點都是為對方設想。在我完成創作時,已放下對家裡的怨恨,也反省了自身的過錯,並能冷靜客觀地和組員們分享自己的感受。這個過程中,我覺得我成長了,我的心慢慢的堅強起來,正如那朵牡丹花一樣,從嬌弱到堅強自立。

感悟

創作,讓我感到很安心,讓我感受到真正的自己,讓我和自己對話,讓我更瞭解自己。創作,就是梁姑娘給我的一個空間,讓我自由自在地,抒發平日裡不敢說的情感 。

經過這一年來的創意藝術治療,我的抑鬱和焦慮症狀慢慢遠離了我,即使它們不是完完全全地離開我,但是我學會與它們做好朋友,我不用再害怕它們。我,愛它們,因為它們是我身體的一部分。即使我是多麼的不完美,但,我仍是我,我愛我自己。請大家記著,如果一個人連自己也不愛,怎能奢望別人來愛你呢?不能自愛,也不配獲得別人的愛。

在我未受情緒困擾之前,我真的不瞭解這些人的真正生活。我以為他們是被社會標籤的「癡線」、「神經病」。但當我經歷抑鬱及焦慮的情緒時,我發現原來它只不過是心理上的警號而已,它告訴我:心裡不舒服、要休息及關注它了,這是個十分正常的心理需要,正如我們身體生病時就需要吃藥和休息一樣。我認為情緒困擾並不是什麼大不了,只要我們關心它、愛護它,它就像感冒一樣,經過治療之後,很快便會痊癒。請記著:情緒困擾並不代表「黐線」、「變態」,我們只是情緒方面生病了。如果你正受情緒困擾,請不要害怕,儘早尋找社工、醫生的協助,只要你願意走出這一步,面對你的傷痕,你的人生定會截然不同。請不要讓一時的痛楚,便毀滅了你的一生。生命誠可貴,請珍惜生命。我慶幸,當初,我找了社工,我沒有站上天臺;我,仍然存在。現在,我能大聲地對你們說:「別怕,情緒困擾不是什麼大的問題!」你好,我也是走過來了,你呢?

塵畫過

我是塵畫過,這是我在創意藝術治療小組中的一個虛構名字,想表達的是曾經「畫過」的東西。我只想用「塵」去表達自己,因為我確實的存在但微不足道,這只是影響着我自己的生命,用曾經「畫過」的作品去提醒自己,每幅畫也有其含意,希望每次自己再翻閱欣賞時有另一翻滋味。

參加計劃前:

未參加活動前我正受抑鬱情緒困擾,因為好朋友的離開及家人關係破裂,我快將崩潰了。記得那時候即使接受社工的輔導,但心裡的傷痛是沒有人能夠明白的。我開始收起自己,不愛說話,即使內心很想與人交談,但也有心中的刺令我害怕再次被人遺忘。我很害怕再一次的受傷,我表面很冷淡,雖然我很想大笑,但卻無能為力。我情況逐漸惡化,連面對同學時,我也不想多說一句話。我由一個活潑的女孩子變成了一個冷漠的人,同學懼怕我,老師擔心我,即使我很想改變,但我也好自然地變成第二個人。然後,社工佩詩邀請我參加這個小組活動,由於我很喜歡藝術,我喜歡畫畫表達自己多於說一大堆話,因為我覺得少說一句話便能減少說錯話的機會,亦可以減少多一點的誤會,於是我參加了。

小組經歷:

參與小組時,導師讓我接觸到不同種類的藝術媒介,如視藝創作、音樂、舞動及戲劇,給予我很多的選擇和空間去盡情表達自己。小組的氣氛很輕鬆、愉快,不像平日學校的藝術課那麼嚴肅。我很喜歡導師給我的自由,也很喜歡小組的小遊戲,這都很有意義。由於我一直都很喜歡繪畫及藝術創作,過程中能讓自己安靜下來,釋放情緒。

這是我在小組中第一個作品 — 《世界之聚》

畫中的背景是以黑白線條及圖案組成的,象徵著我的孤單、寂寞、以及過往所經歷的每一件事情。畫中的女孩子代表了現在的自己,過去的世界已落在我的後方,我就是整個世界的焦點。不同的歷練成就了今天的我,而小女孩是彩色的,因為她不再悲觀。她給我一種舒服的感覺,提醒了我要繼續向前走,不要再回望過去。

小石

我叫小石,今年24歲,因守感化令而需要參與中心活動,參與中心的活動一段時間,認識了一群中心會員和中心社工,覺得在中心參與活動感覺舒適,後來得到社工的邀請,與一群較投契的會員參與了中心的義工計劃,計劃其中一部分是參與藝術治療小組。

老實說,除了與幾個很熟悉的朋友傾心事外,以及與中心跟進我個案的社工較多機會分享自己的想法以及內心的感受外,我不習慣與其他人分享想法,更不習慣要在很多人面前分享我的感受,一來因為我不太想其他人知道我任何的事情,二來我也很擔心其他人沒有興趣了解我和我的事情,我亦擔心別人不太尊重我。「藝術」這件事似乎離我太遠,我又不喜歡音樂畫畫做勞作,更何況是藝術治療呢!

參與藝術治療小組的初期,我只是帶著「八卦」的心情參與,了解一下之後在小組會發生什麼事,並不投入,完全是一個觀察者,不過似乎那個藝術治療師又好像很「親民」,帶領的熱身遊戲似乎又幾吸引,加上社工的邀請以及玩得很投入,小組氣氛很輕鬆,我亦不知不覺間融入了小組。

還記得社工跟我們說,我們在小組所創作的作品不在乎美不美觀,亦不在乎外人的眼光,最重要是表達你所想所感受。我見到每個組員也很用心創作作品時,亦願意分享自己的作品,在氣氛的引領下,我嘗試創作作品,亦由第一次的敷衍了事漸漸至後來愈來愈分享得多,在小組分享中,即使組員們未必了解我,但至少願意聽我分享,我亦覺得受尊重。

這份創作是我其中一份創作,這份創作代表了我的人生,我覺得人生就像公路一樣,每天的汽車來回往返,汽車就像人一樣,每天有不同的過客經過,亦有不同的經歷,每個人也在尋找自己的旅程。我記得創作作品時充滿問號,因為我似乎對我的旅程充滿疑問,亦不知自己的去向。不過我還記得社工邀請其他組員為我的作品分享,寫上一些鼓勵的說話。坦白說,是次的分享及鼓勵未必令我可以清楚自己往後的方向,不過卻令我這架汽車給了力,繼續勇往前行。

如欲了解更多青少年情緒轉化的歷程,請按下圖進入《表達・創作・療癒 情緒轉化之旅》